记载一个最近做的关于我的小学的梦。

先啰嗦一句背景,我的小学已经被拆除了,今年八月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一片完整待开发土地,和差不多正中央一个尴尬的商业中心建筑。

梦中的我回到了小学,看到了它没有被拆除的样子。我很惊喜,觉得应该去参观一下,因为记得上次路过的时候它已经没有了。

我居然正确地认识到我是在梦中,于是我对自己说这样的机会不是很多,我要进去记住我看到的一切。我走了进去,穿过一座小桥。桥上有一间类似传达室的小房子,没有人。我继续望里走,我便走边看这个小桥。上桥有六级台阶,下桥则是七级,砖砌的很整齐。桥下并不是水,而是学生的活动场地。桥后是高大的教学楼,两侧的透视角度从桥上看过去很完美。我试图画出它的一些细部,但是一位从里面走出的老师打断了我。整个校园很空荡,他/她显然并不惊讶我的出现,让我走进传达室休息,并拿出一种细长的青瓜小食招待我。另一位同学也出现,我们并没有久别重逢的对话,只是看着对方。很快有更多地人加入,我的小学之旅基本上中止在传达室中了。

两点值得惊讶。首先,差不多自始至终/从头到尾我都保持着‘我在梦中’的意识,但是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只是觉得运气不错,能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其次,我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学校完全是我想像出来的,真实中完全不是如此。没有所说的桥,甚至建筑的透视关系也不是那样的,更不要说一些细节。

结论,如果它不在了,你做梦也想不到。

或者说你做梦也想不到它不在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