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posts with tag: Sorrow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remained silent; I wasn’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The only thing necessary for the triumph of evil is for good men to do nothing.’

He stands, he deserves it.


上海外滩开张的那天晚上,从延安路到外滩的一段。小雨。

音乐来自于Beth Gibbons & Rustin Man的专辑Out of Season。同曲还出现在电影Les Poupees Russes中,正是在那儿找到了编辑的灵感。

我想着我一定会很怀念香港,一定会给香港写很长的文字。我从离开香港前的一个月就开始构思,但是我没有时间和心境把所想到的写在纸上。我通常会给这些文字准备草稿,但是在上海耽搁一个月后来到了巴黎,香港的一年似乎突然烟消云散,我所想好的那些文字更不知道何从写起。

但是我绝非故意遗忘过去的人。在巴黎的地铁中我打开ipod,Katherine Jenkins的歌声唤起了我的所有回忆,更加具体地说,她的歌声每天伴随着我上班,从石塘咀到九龙塘。Jenkins的音乐略具有悲剧色彩却给人力量荡然面对,这对于在香港的我和不在香港的我,心境都很相宜。
相比其他我经历和生活过的地方,如果有值得留念乃至留下,那一定是香港,六月初夏的港岛。
以此作为开首,正文谨以一段录像代替。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知道那是哪里。

Baby I have been here before

I know this room, I’ve walked this floor

I used to live alone before I knew you.

I’ve seen your flag on the marble arch

Love is not a victory march

It’s a cold and it’s a broken Hallelujah

Hallelujah, Hallelujah

Hallelujah, Hallelujah

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

三天內第二次誤機,我在機場的候機樓前一臉茫然。窗外粗大的空客在我的面前慢慢滑行,仿佛自己置身在電影場景中,故事早已有了解決,情節發展與自己毫無干系,頓時思緒開始凝滯,似乎身軀被整體拋起,在慢鏡頭中完全不按牛頓力學原理無視地球引力向深淵飛去。

約莫過去半個小時我才在這夢魘中重重落到深淵底部,開始仰望上天,慢慢地摸索出路。

三天前我以為在戴高樂機場的經歷是再糟糕不過的了,現在想來也的確如此。只是現在我要再次品嘗一遍。誤機的緣由幾乎不值得一提,現在看起來也不甚重要,需要忍受的只是后果。重新拖著沉重而無辜的行李,重新乘坐漫長的機場火車回來,重新開始無止盡地查找下一班的航班各種可能性,然后準備好在任何時候重蹈覆轍。三天前我不得不乘坐夜火車從巴黎長途奔襲十五小時,把自己裹在冰冷的毛毯中,在早餐時間被一群興奮的法國學生吵醒,感受窗外穿山越領的景色變化,然后一點一點地看著羅馬向著自己迫近。

這只是誤機的最直接后果而已,實際上要忍受的連貫后果常常要嚴重很多。錯過通常是無法撲救的,也時常意味著不再擁有徒勞的嘗試機會。

噴氣式飛機一度改變了我們的時空觀,兩個小時的飛行使我們可以輕松到達幾乎任何鄰近的城市,如巴黎到羅馬,又如上海至香港。我們放縱欲望在這些城市之間穿梭,想象著錯亂的地域變換給自己的奇妙感受,幻想著自己像空中的鳥兒呼吸享受著南遷時的變換的新鮮空氣,而機場這樣的地方把遠足旅途打點地體面又完美,讓我們足行千里只要留心航班指示牌上的目的地。對我而言一次這樣的錯過足以讓我從美夢中醒來,而再次的錯過無疑又讓我跌入了噩夢。

三個小時後在我愛的人需要我的時候,我不能出現在那兒,也許三周后的某一天我再一次令人失望地不知蹤影。三個月后,我們仍在奔波做些無意義的位移變換,這些并不全是這次錯過飛機的連帶結果,但是這樣的連續打擊讓我這樣的悲觀主義者失去了對飛行的信心和目標。

(寫在羅馬的達芬奇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