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posts with tag: society
IMG_2863 by zhaiyanzhen
IMG_2863, a photo by zhaiyanzhen on Flickr.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s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John Donne (1572-1631)

Devotions upon emergent occasions and seuerall steps in my sicknes – Meditation XVII, 1624

Advertisements

我基本上除了睡觉洗澡,都挂了付眼镜在鼻梁上。一来省却随身带眼镜盒的麻烦,而来除去眼镜基本上就是瞎子一个。大学上美术课的时候身边同学说拿掉眼睛看石膏,只剩下256色;我要是有日不戴眼镜,这世界大概用24色的蜡笔就能画全了。好在眼镜不像手机钥匙,出门昏了头也绝不会遗忘。

所以最可怕就是眼镜坏掉断档期间,不能看书不能看电脑,上街不认人坐车不读牌,心情和视觉一样糟糕糊涂。整天眯着眼睛,为的是把瞳孔缩小,别人看你像欠三百吊。要是丢了东西要找寻回来,更是让人抓狂。

现在的眼镜大概是第十付了。眼镜坏掉,大抵不过是因为掉在地上坏了镜片或镜框。我的第一付眼镜是紫色的,样式是妈妈选的小孩眼镜,我讨厌紫色眼镜,这和我想象中的眼镜帅哥差距太大,但是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只好不情愿戴上。这付塑料眼镜很快被我弄坏了,被大人很批了一通,让我明白眼镜是多么贵重的东西。虽然我觉得很委屈,因为我所有的文具都能抵抗一米的高度自由落体并未损坏,而眼镜是个讨厌的负担,让我踢球也要扶着它。以后的各副都是金属的镜框,镜片也由玻璃换成了树脂材料。在我初中的噩梦中,眼镜坏掉绝对名列前茅。有一次我趴在窗口看下面,身后突然被人撞了一记,我眼睁睁看着我的眼镜离开我的鼻梁,顺着地心引力往视线前方而去。回家常常无限愧疚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用透明胶把玻璃或关节再绑绑牢,继续使用。姐姐有一副眼镜自然淘汰放在家中,我偶尔一次拿出来替用,后来视力莫名其妙变成了近视加散光了。高中昏天黑地三年读完,我的眼睛成了体检中唯一弱项,这几乎是那个年代的通病。好在不要做警察刑侦,也不色盲色弱,我还能读我的建筑学。

顺利活过大学的一付眼镜在罗马留学期间折了一片镜片。我非常懊恼没有在国内给它做好备份,因为在罗马,配整付眼镜的价格非常高,或者因为我的支付力非常低。有个朋友向我支招说有一家眼镜店可以免费验光,然后携着验光结果去找配单片眼镜的地方。我闻讯过去,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我,热情地帮我验光,然后告诉我参考样本和价格。自然不菲,于是我便按计划索要验光结果,工作人员告诉我,因为验光是免费的,所以它只保存在他们的记录中,不过会永远有效。结果…结果一位朋友在罗马附近的小镇帮我找到了意大利最低价,五十欧元单片。从此我的眼镜两片玻璃闪烁着不同的镀膜光,黑夜下如同波斯猫。

听说法国的医疗福利中包含对配眼镜的补贴,我们决定去尝试一下。在网上查询到几家认可的眼镜店,服务人员照例热情接待了我们,详细给我们解释如果申请补贴和操作步骤,几番周折下,我们开始选择对着一面眼镜墙挑选眼镜。品牌从Dior Gucci Prada到Versace,更多的不认识,貌似来到襄阳路七浦路眼镜店。最后选中德国知名品牌某某某,品质优秀,价格高昂,且用很小的字写在内侧,大概以免打击客人拿起尝试的信心。小姐在网上输入我的各项查询条件,发现最后的补贴数额居然有五百多欧元,基本上加上镜片不需要支付太多额外费用。原来补贴和所选的眼镜价格并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视力矫正程度越大补贴越高。我近视了这么多年,视力每况愈下,终于在法国找到了些安慰。

这付昂贵的眼镜还在制作中,不过一位法国生活多年的朋友对价格颇有异议,认为是眼镜店和补贴评测方在价格上捣鬼,反正顾客不在意,乘机赚取医疗福利的钱。一付眼睛能有多贵,质量再好,也能开口要价如许?她认为。我则想起以前看到一条国内新闻,说一家眼镜店推出廉价眼镜试图更改市场规则让利大众,结果遭到其他眼镜店和供货商的联合抵制,但是它并未倒闭或妥协。记者采访发现这家事先囤积了五年的货,所以并不担心被市场挤压。屯五年的货,需要多少资金呢,或者说进价到底有多底呢,我想象不出来,不过现在好了,只要抱住这个福利,以后应该不用担心眼镜坏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