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posts with tag: sketch

羅馬的二十一世紀當代藝術博物館今年總於完工,並向公眾開放。巧的很,一個朋友正好為它工作,得知我想參觀,特地向前台打招呼,讓我去的時候拿免費票。這種靠關係占小便宜的事情,我已經好久沒有享受了,拿到一張標價0歐元的票時,很有又回到自己地盤的感覺。

作為展覽館,Z.H.的房子再適合不過了,寬鬆的功能流線要求,不斷修改的施工近程,一增再增的預算,無限延期的完工計劃,這放在羅馬都再正常不過。黑白灰的空間主要色調,看上去也很有展覽建築的性格,雖然內部空間比較aggressive,但是它從一開始就把自己認定為博物館中的主要展品之一,這樣想來也不覺太突兀。

室內不可以拍照,我拿出小本本,紀錄下幾個主要的空間。放棄相機改用畫筆,其實更能記住看到的東西。

Nov2010Roma 2

主要的展廳空間都在二樓,黑色的樓梯在入口大廳上方盤旋,把參觀者從側邊引入。

Nov2010Roma 4

某展廳和其中的展覽品。

Nov2010Roma 5

去的時候天色很不好,沒有想像中天光下瀉到下方的效果。

Nov2010Roma 6

售票處的上方步道穿行。

Nov2010Roma 7

牆面故意和玻璃對齊,以隱藏牆體的厚度感。窗外是羅馬街頭到處可見的公寓樓。

Nov2010Roma 9

一條展覽流線的段頭。牆是斜的。

Nov2010Roma 10

一隻傻傻的顯示器在一條長長的通道起始處和參觀者對看。

Nov2010Roma 11

另外一個入口處。

色調是後來加的,線條主要表達質感。畫在護照大小的記事本上,基本沒有什麼細部可言。

Advertisements

Burxelles in Art Nouveau Font

9月的時候去Amersterdam,火車經過Bruxelles市區,由於全部在地下穿行,只微微看到些郊區的景色,瞧見些高高低低的尖頂房子,覺得雖然可愛,但是無甚趣味。 這個週末在Bruxelles,深處其中,小小地了解到更多關於Belge的種種。準備了一些文字和圖片,供有關人士參考,以及與若干年後的自己分享。

Bruxelles

第一語言

Belge靠近法國和荷蘭,分別通行法語和荷蘭語。首都雖然處在荷蘭語範圍內,但是由於法語的影響力,是一塊語言飛地。在巴黎剛上Thalys火車,並聽到了廣播中傳來的難聽的荷蘭語。首都在法語中被拼寫為Bruxelles,在荷蘭語中則為Brussel。很多地名和站名也有兩種拼寫方式,在尊重語言和文化的國家,雙重拼寫的地名不厭其煩地出現在各種官方場合,以示公平。

在Bruxelles通行法語,口音在法國人聽來非常明顯,對於我這樣的初學者則全無區別。倒是在這裡,發現了一些把法語當‘二外’說的人,交流起來讓我回想當初和義大利人說英文的情形,很自在。

Bruges則通行荷蘭語,在那兒最好說英語,一個法國朋友提醒我,他們討厭法國人。據說路易14曾經把Bruxelles砲轟只剩下三分之一,當然那是十七世紀的事情。

第二地鐵和有軌交通

地鐵系統是蠻能展現城市性格和能力的地方,基本上‘各村地道都有高招’。在Bruxelles,從不正確的角度來看,有軌交通系統分為三種,分別是Metro、地下Tram和地上Tram。這對初來者有些麻煩,但是使用非常方便。巴黎並沒有十分開發Tramway的潛力,香港的Tram也只局限於元朗等新城,上海的Tram還在試驗階段,恐怕大多數上海人都不知道有這回事,在張江由於開行不搭客的試驗車輛太久,被稱之為有鬼電車。在北歐的城市,Tram由於物美價廉更兼生態環保,成為城市中的常見客,Bruxelles尤甚。

在市區,若干條Tram線路被納入地下穿行,進入方式除看和地鐵沒有什麼區別,進入後,發現它的站台非常底,車輛也短小很多,適合大曲率的轉彎。車站分別有三個站台,中間站台上客,兩側落客,非常方便。站台之間有些通過上層通道跨越,有些則直接在軌道上鋪設步行穿越。相比較封閉的地鐵系統,Tram據有更大的開放性,很多線路可以共線並行。這使得地下Tram線路雖然造價較高,但是擴張延伸效率也倍增。地鐵結合地下Tram,和鋪設在地面的tram一起鋪滿了整個城市。這非常適合北歐的許多底人口密度城市,總之,Bruxelles在tram上非常有想法。

Metro Section

票價單程1,7Euro, 日票4,5Euro,較Amersterdam的3Euro單次票便宜,比Paris貴。各處入口和車上都有機器可以valid車票,沒有軋機控制乘客。地下空間很大,角落上常躺些流浪客,發出些異味。

Gare du Midi

Gare du Midi

第三歷史中心區

Location of Bruxelles

城市起源於La Senne河,老城呈不規則環狀,在河兩側。城市地形比較明顯,現在的擴張區早已超越曾經河流的25米氾濫區。人口一百萬,看上去市中心和法國城市無甚太大區別,在我這個外國人看來。歷史中心區內一個叫Grande Place的廣場集中了市政廳和其他公共建築,是城市曾經的發源地。旁邊擦身過的一條大街是曾經的市場,每一分段的名字都是諸如‘Fish Market’, ‘Meat Market’等,如今成為了商業街,集中了大多數遊客。中央火車站其實離開歷史中心區不遠,全地下,外觀看上去和一個百貨大樓差不多。這個歐洲典型的火車站宏偉立面和鑄鐵巨型拱券結構相差甚遠,但是仔細看,類型是一樣的。

第四歐盟辦公區

處於城市向東延伸的一條軸線上,一個圓形廣場和六條發散路口集中了歐盟三大頭頭的兩個:委員會和部長理事會。歐盟委員會呈X型擺放在路口,大概15層,地層架空,非常的六十年代現代建築。從歷史照片看,這個房子在不同時期被打扮成不同的樣子,如今的妝容是雙層玻璃。當然大尺度的地層架空和冷漠的立面性格照舊。天氣太肅,遊客大多從地鐵口出來,到Commission Europeenne的大牌子下面拍個照片又縮回地鐵中。我們在旁邊關門的郵局臺階上寫明信片,結果後來有些感冒。

從CBD的發展來看,這個辦公區和周邊有很好的拼貼效果。裡面辦公樓的體型和外觀雖然異樣,都不算那種引人注意的難看。圓形廣場周邊的舊建築都已經更新,但是在不遠的街區,小尺度的住宅建築仍然在蔓延。

第五淡菜

這種在中文被喚做淡菜的貝殼在歐洲非常流行,英文Mussel,法文Moule,或者義大利文的Cozze,這些不同的名字在Bruxelles街頭遊客中的談話中常常被聽到,尤其是各餐館外面的菜單前。巴黎有Leon淡菜專賣店,口味價格都不錯,大受歡迎,在Bruxelles的歷史中心區,餐館都有moule菜單,各種口味以飨食客。

在歐洲傳統中,餐館都是把菜單放在外面讓食客自己選擇,一幅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姿態。Bruxelles有一條飲食街,全都是餐館,家家都安排一位小二在門口負責攬客,手拿大菜單,口操英法文,賣力地推銷自家地招牌菜。費盡口水客人也不加理睬,常常在背後吐髒字。這種只有在亞洲才可能出現的架勢大概是競爭激烈的結果。據說巴黎也有一條類似的街道,我從來沒有領教過。

第六啤酒

巴黎的一家餐館叫‘啤酒學院’,他們的餐紙做得像一張畢業文憑。可畏的是菜單更像是一個啤酒字典,從A到Z。這各裡面大概百分之九十都是比利時啤酒。我不知道這個國家為甚麼有把啤酒花樣翻的如此細緻的心思,但是如果走進一家只賣啤酒的小店,酒瓶擺的像博物館一樣,還是蠻震驚的。這樣的小店往往人滿為患,大家都在狂躁選擇中。餐館中啤酒的選擇也很多,雖然沒有我喜歡的La Chouffe, 但是一般只要是Pression的啤酒都不會讓人失望。有一種啤酒叫Mort Subite,‘馬上就死’,聽之神往不已。專業的啤酒店不僅售賣啤酒,同時還出售各種牌子的啤酒杯。幾乎每一種牌子都有自己的杯子,這個很重要麼?是的,非常重要。如果你點了一杯Leffe,上面沒有印有Leffe的標記,這不會是一家地道的比利時餐館。

Beers in Burxelles

隨便說一下,Leffe是很多修道院煉製的啤酒之一。

第七巧克力

我買了一包巧克力,一共七盒,CD大小,和Beethoven全集很像。每個的可可粉的濃度從30%遞增到90%,不知道應該每盒分別品嘗還是每盒掰一塊次第吃。如果說啤酒專賣店像瓶瓶罐罐博物館,巧克力店則是珠寶廊。

Chocolate Belgium

第八新藝術

Art Nouveau基本上是一種裝飾風格,Bruxelles作為發源地其實在城市中沒有太多的提示。如果要看Art Nouveau要來Museum Horta,是Horta讓這種個性化非常濃重的的裝飾元素遞升到建築風格的高度。這個美術館其實是建築師的自宅和工作室,現在修復為小型的展示空間。由於空間狹小,門外排了長長的隊伍。人數的控制使得隊伍前進很慢,好在室外也有東西可看,我畫了好幾張速寫。

Musee Horta

Musee Horta

Musee Horta

等待是值得的,這個家被建築師裝飾地非常精緻,用力猛但是控制很好,細部看不完。Horta也有些大型項目,但是都沒有住宅精美。四樓溫室中放了一盆天堂鳥,劉洋說和門把手很像。估計建築師當初種了很多奇花異草,天天對著這些莖葉找靈感翻花樣。裝飾過於出色,以至於掩蓋了他在建築空間上的很多想法。

list of Art Nouveau Buildings

Art Nouveau facade

Art Nouveau facade

Art Nouveau facade

門票上附贈本地區內Horta設計的其他住宅分布,便於愛好者尋訪。這些住宅都是私宅,看立面難以想像內中空間,猜想一定非常非常驚艷。

第九BRUGES

電影In Bruges講述三個殺手的故事,在Bruges。鐘樓和運河都是電影種的主要場景,一些詼諧幽默和城市風光渾然一體,加上主人公濃厚的英音,讓人神往。Bruges的確是一個浪漫的地方,如果不想和太多人擠在Venice一起浪漫,歐洲實在有太多類似Bruges一樣的地方了。

Courtyard of Bruges

Church Bruges

Canal of Bruges

courtyard facade of Belfort in Bruges

第十TINTIN&MILOU

漫畫博物館在假日不開放,沒有機會參觀。但是去Gare du Midi的路上偶爾遇到Tintin和他的Milou,相信大家都對這兩個比利時活寶不陌生。

Tintin et Mil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