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posts with tag: History

  我曾經問個不休

你何時跟我走

可你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

我要給你我的追求

還有我的自由

可你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

噢……你何時跟我走

噢……你何時跟我走

腳下這地在走

身邊那水在流

可你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

為何你總笑個沒夠

為何我總要追求

難道在你面前

我永遠是一無所有

噢……你何時跟我走

噢……你何時跟我走

腳下這地在走

身邊那水在流

告訴你我等了很久

告訴你我最後的要求

我要抓起你的雙手

你這就跟我走

這時你的手在顫抖

這時你的淚在流

莫非你是在告訴我

你愛我一無所有

噢……你這就跟我走

噢……你這就跟我走

噢……你這就跟我走


Barcelona a video by zhaiyanzhen on Flickr.

Appuntamento Barcelona

Advertisements

1

柳如是,名杨爱,因读辛弃疾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自号如是,浙江嘉兴人。年少为名妓徐佛收养。崇祯十三年柳以男妆相识钱谦益,感其情而嫁。钱官至礼部尚书。甲申之变,崇祯自缢,柳劝钱同投水殉国,钱沉思曰:“水太冷,不能下”。柳奋身欲沉为钱所阻。顺治四年钱因反清案入狱,柳奔走相救。钱感言:“恸哭临江无孝子,从行赴难有贤妻”。康熙三年钱故,柳不堪钱家与之争产,次月自缢身亡,年四十出六。

2

陈寅恪,江西义宁人。著柳如是别传。陈早年崇“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五三年受任中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陈提两条件方肯收纳聘书。其一:“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其二:“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证明书,以作挡箭牌。”遂不就任。时陶铸敬其学识人品,甚重之。文革至,陶不能自保,陈亦受牵。藏书文稿,多为洗劫,诗云:“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断肠史;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 六九年没广州,次月妻唐筼亦逝。

3

零九年夏,余行广州,至中山大学偶遇陈寅恪故居。先生晚年眼疾甚重,一段扉门及白色小径特为其设,以便辨识。小楼隐于苍树绿茵间,风动叶落缤纷。屈指四十年矣。

因柳而识陈,及读别传再知晓为人治学,仔细回味,明白了历史果然是一面镜子。

Photo:Zhaiyanzhen

Source of Story:W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