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posts with tag: growth

讀法語的時候認識不少比自己年輕的朋友,看看他們的生活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當年,儘管這個當年並不算久遠。

一位大陸小伙看上去二十出頭,每天早起六點上班,給麵包店做裝卸。一天中午在地鐵口遇到他正下班要回去好好補覺,滿身白麵痕跡,手里拿了一直羊角麵包。對自食其力的人我一向崇敬,因為我在他這個歲數的時候,也正在設計公司熬方案訂效果圖,每天干到半夜叫外賣,每月按項目拿沒有合同的勞務費。

一位大陸年輕人談吐故作老成,話題也是一些買車經商等。說話如常常展現一些談判桌上的策略性,模棱兩可又八面玲瓏,不肯吃虧。雖然在談話中不把自己放在下風,但是遇到自己不明白且感興趣的談論,也很願意配合做個聽眾。想想自己當年也是不懂時事,幹過不少故作聰明的事情,只是大概沒有意識到其實別人都看在眼中。

還有一位俄國女孩,生活閱歷也頗為豐富,每天勤奮工作,常常打雙份工。友善待人,常常為上課遲到感到十分抱歉和常常遲到。未來學習工作似乎可能性很多,不知道應該選擇甚麼才好,只讓它隨著時簡流淌,因為最糟糕的情況其實也不是非常糟糕。我說選擇甚麼並不是非常重要,認真去做就可以了。我在大學畢業碩士畢業也都躊躇過,最後也是雖大流繼續賴在學校中。也許是性格決定命運吧,選擇甚麼很重要麼?

還有一位沈悶的大陸女生,上課永遠躲在角落,和鄰居們幾乎沒有任何溝通。唯一一次發言介紹了她自己喜歡的歌星,是一個1987年出生的法國小美女。發言時用手交替撓頭髮,眼睛沒有離開過手中的演講稿。我如果高中的時候就被逼出國講法語,也會靦腆到這個地步麼?在我十八歲的時候,這樣的機會是做夢也不會想到的。記得初中有一次在學校廣播站念稿子。旁邊的老師一再提醒我念慢一些,我緊張地完全失去了改變語速的能力。

又有一位才十九歲的波蘭女生,一次誇獎我說的法語沒有典型的中國口音。我聽了很受用,和她聊起她印象中的中國同學,不外乎寡言少溝通缺乏幽默。我說是啊,我們基本上就是這樣的人。她問為甚麼呢?我說因為我們受到的教育鼓勵我們成為這樣的人。

Advertisements

超市里,一个中国三岁小孩要参与购物商品挑选,他的中国妈妈说:

- 这个啊,我们家里有。你没有看到是妈妈把它藏起来了,回去妈妈就把它找出来…

小孩嘟哝着不肯,用妈妈的口气无意抱怨说:

- 再这样我就好生气了,再这样我就好生气了…

妈妈很不入心地随口答到:

- 哦要生气了,妈妈好害怕哦,回去妈妈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