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for posts with tag: Architect

以前的設計是用圖板三角尺和針管筆做成的,後來改用了AutoCAD畫正圖,輕鬆省事。打工的時候發現行內的快手已經開始用嘴巴做設計,境界自然又高了一層。再後來…就是現在,發現項目是用郵件做成的…最常用的設計軟件不是AutoCAD,不是Rhino,不是PowerPoint,而是Outlook。

我們的項目負責人每天寫一堆郵件,然後享受著郵件轟炸遠程的合作夥伴和業主,不時察看Outlook觀摩轟炸效果以便及時增派以覆蓋盲點。巴黎離開北京時差六小時,他們辛辛苦苦下班的時候把郵件回復過來,我們這位郵件轟炸機悠哉悠哉沖上一杯咖啡迅疾開始新一輪郵件轟炸,常常害的他們再加班。開視頻會議的時候,常常說17號的郵件講到問題A,需要及時整合入圖紙,18號的郵件談及選項B,需要充分論證以供業主抉擇,方案C已經在19號的郵件中說過了,這裡不討論。北京合作的同事會議上唯唯諾諾,常私下抱怨說根本來不及看,一看就頭疼。

今天週五快下班的時候,我們的負責人居然收到了中國發來的回復郵件,終於嚐到被轟炸的滋味。這位郵件轟炸機開始抱怨,說他們怎麼可以晚上十一點還給我回郵件,我下班的時候到了啦,這不是不讓我正常下班麼。再一仔細看,怨氣變成了怒氣,這全是中文,這全是中文,這全是中文*…

*法語中的‘這全是中文’,大致相當於‘這全是火星文’的意思。在法國,任何看不懂得的東西都是中文。

公司里有一位AutoCAD高手,只在每周一出现,负责解决大家画图疑难杂症,或者各种痴心妄想。

高手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从来不说可以或不可以。当需要说可以的时候,他会心平气和地说‘你描述的可以有三种方式实现’,当需要说不可以的时候,他会语重心长地说‘当前最新的版本不具备这项功能,不过据我所知下一更新中会涵盖’。

高手最近向我传授了一个命令,叫做Visretain。当命令设置为0的时候,可以让文件中的Xref文件保留自己图层的所有属性,以重新覆盖这些外部引用文件在主文件中各种图层修改参数。它到底有什么功效呢?它的作用就是当你头脑清醒的时候把你搞昏,当你被图层搞昏的时候突然把它们都归位。当然这些我都是在开玩笑,它真正的作用是让高手更加深不可测,无所不知。

这是我第二位开口骂人的老板。

上一位老板常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用电话骂水电、骂暖通结构、骂材料供应商、骂施工,出门仍然和气对待员工。

这一位老板骂任何人。刚刚当众骂了一位资深员工,又在小屋里炒了项目负责人,大声说我再也不想要见到你。

据说他会议上用法文骂甲方,骂完之后让人翻译,说你告诉他,说他是个笨蛋。我深信不疑这样的事情,期待何时能在场体验一番。

上周找到了我在法国的第一份工作,签下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工作合约。学了好几年的建筑学,现在终于又回到了建筑师的身份中。没有什么重要的文凭和证书在身,但是做的事情总算和建筑有关。

找到这样的工作和机会以及运气大大相关,他们大概也没有仔细研究我的CV。法语我说得最差,居然能靠它混口专业饭吃,也算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公司在巴士底狱广场Place de la Bastille,记得一个月前我面试的前一天,一位法国朋友在广场上一家酒吧里修改我的Portfolio,并给我准备可能的问题,告诉我一些基本的词汇。这些词汇基本上不能再基本了,加班怎么说,税后工资怎么说,总平面渲染怎么说etc。面试时,现在的老板面带微笑地听完我的陈述,语速缓慢地向我介绍起工作的内容和要求。差不多每五分钟他就回到正常速度,然后又突然慢下来,如此循环了几次,我完成了在法国找工作的第一次面试。

事实上,这份工作来的太晚。07年刚到意大利的时候,我就希望能找到一份带薪实习机会,但是那儿萧条的建筑市场让所有建筑师都有改行的打算。在做了无数没有结果的建筑竞赛和亏本的中国项目之后,我逃到香港以度过自己的金融危机。在CityU的一年合约期内,我第一次感受到月薪带来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比在上海为朋友效力,临走时领到一刀血汗钱给我更多的安定,在我奔三的路上。

出来三年多,学会的只有如何Survive,做什么其实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