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搬家后去附近的旧家具店中相中两把椅子,付钱的时候瞄到旁边骇然放了一只中国算盤,标价30欧元,顺便也买了回来。这几天闲的时候开始复习珠算口诀,小有成效。

这是把在八十年代的中国极其普通的算盘。周身仿红木颜色的油漆,珠子颜色红褐色,十三串。边框和中档木榫卯交接,有包铁保护,装饰式样也很简单,总之是一只在任何某个生产队都找到的中国算盘。周身没有太多使用痕迹,也没有生产标签和用家署名,一只没有太多身世可言却流落他乡的算盘。

其实我有自己的算盘,多年来放在上海的家中。那只算盘都是历尽沧桑风雨,本是外公在生产队中算帐的旧物。外公是村中识字不多能写善画会算的人,那算盘估计就是他当初在队中挣工分的吃饭家什。会打算盘的人就是做计划的人,所以人们才说’心中小算盘’,而外公打的是村里的公算盘。据说一次和邻村的谈判宴席上,外公因为多喝酒把一块地算给了邻村,后来很多年后大家都用这取笑他,说他多年来戒酒是不是怕再割地。外公从来没有解释。他走后,父亲偶尔一次提到,说其实那块地在山那边,我们当时根本管理不到,就换了。

这些于我都是传言,在我被送到外公跟前后,外公对教我特别有兴趣,算盘便是其中一种。大约正是因为不为什么而学,幼年的我背起口诀来不记得很吃力。现在拿起算盘,我还清楚地记得’三下五除二”二一添作五”三一三十一’之类。外公教的不是很用心,我至今没有学会除法。但是拿起那只在家具店买的算盘,我很愉快地复习了加减法和乘法,从一加到三十六再到一百之类。

记得小学有珠算学习单元,大家都带算盘去上课,下课后我们把算盘放在地上当滑板玩,那是儿时不多的消遣之一。如今这只算盘放在键盘旁边,成了我写做论文之余的消遣之一。想想键盘和算盘还真是兄弟两,一个接在电脑上,一个接在人脑上。

p.s. 哪位前辈会珠算除法的教教我,此广告长期有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