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若流转
九二年冬天

你那时容光焕发啊

那时没有热水和暖气

但寒假有你我就不怕

那时你用一半的积蓄

换了台彩色电视机

很多晚上你看着它

我躲在你军大衣里

看着你
光阴若流转

我若能回到那天

我会珍惜那些艰难而有你的岁月

炉膛里燃烧的

是你刚加的蜂窝煤

胸膛填满的

是你刚教我唱的

《洪湖水》
九八年夏天

你步履蹒跚但无恙

你带我坐着绿色的火车

到了你总提起的北方

你说这个不起眼的村庄

曾经有你亲爱的爹娘

你说这片田地守护的

是你牺牲的兄弟 安睡的故乡
光阴若流转 我若能回到那天

我愿重新体会你对人生的检阅

半生戎马才回家

一口乡音难改变

你说人就像 

随风远行的树叶

但它根不变
一零年秋天

你的白发已如雪

我拿着一张红蓝的纸片

说要去世界的另一边

你的眼神多少期望

为我未完成的梦想

你的眼中多少泪光

因为你知道来日已不方长
光阴若流转 我若能回到那天

我会珍惜那些短暂而潦草的相见

每次启程的路旁

你都在挥手驻足望

像一个孩子 看着他脱线的风筝

飘向远方
去年的冬天

你活动的全部世界

从你纵横捭阖的天涯

缩减到医院的这一间

那时你已经难以说话

但身边有我你就不怕

你说再无法抱起的是我

难以放下的是那个 回不去的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