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

智慧大學求學記 一
1

智慧大學是所真實存在於世的學校。她在一千年前建立於羅馬的中世紀古城中,舊址便在如今被稱為歷史中心區的NAVONA廣場旁,文藝復興路上。建築物高聳巍峨,如同陪伴其周邊幾眾多百年鄰居,是當初智慧大學如假包換的誕生地。在如今已經被改為檔案館的大門前,我若向你介紹說,這便是智慧大學的第一處校址呢,你一定會讚道,哇,果然很有智慧的樣子。

在十年前,我去報到的智慧大學和這個宏偉秀麗的中世紀古蹟沒有一毛錢關係。我要找的建築系座落在FLAMINIA路上,這是條條大路通羅馬中正北的那條,往南直接POPOLO廣場。對,就是那有兩個莫名其妙一模一樣教堂的橢圓形廣場,中間插了根毫無新意的方尖塔碑。總之,我想說的是,這所智慧大學牛x建築系,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在校園本部找到位置,便在史蹟成堆的FLAMINIA古道上租借了一個辦公教學區。二零零七年春末,我按地址找到這個所在,發現自己站在一個半地下車庫的捲簾門前。門上收集了各大神的塗鴉作品,水平參差不齊,看不懂是否為建築主體。門旁邊呼叫器上小小銘牌十分靦腆地證明自己就是智慧大學建築系。
2

FLAMINIA是一個建築學上非常有趣生動,實際十分無聊的街區。除了古道旁一些零星古羅馬遺跡外,大部分建築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建成。羅馬六十年代的一次奧運會把運動員村也修建在一片低窪地上,所有底層全都架空處理。TEVERE河從西邊流過,給這個街區限定了一個邊界。出現在墨索里尼時期規劃圖上的架橋計畫,由於多年來羅馬人有太多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思考,所以一直停留在圖紙上。值得一提的是,站在前面說到的那個建築系捲簾門前,如果右轉再右轉,就是ZAHA RADID有名的MAXXI工地。提案在新千年前就通過,二零零七年去參觀時,還在土建階段。回到捲簾門向前方的大草坪看去,現入眼簾的是羅馬小體育宮,很漂亮的半圓形體,和出現在外國建築史課本上標準照一饃一樣。在往前走幾步,是RENZO PIANO設計的三個甲殼蟲,其大名是AUDITORIUM。施工階段由於挖出了古羅馬的民房,方案差點夭折,幾經周折,總算是完工了。

我在這個建築系打醬油混臉熟,前後加起來大概有四個月。這期間,我一邊在一所小學校念語言,一邊在G教授工作室里申請註冊碩士課程。G教授是我在上海認識的聯繫人,研究建築類型和城市型態,我把他作為將來的碩士導師看待。最初的日子,每天過得既焦慮又空閒,上面提到的FLAMINIA街區大概就是那個時候閒逛探索認識的。如同毫無頭緒的註冊過程,我很快對這個街區開始厭煩。每次坐上TRAM到站後,就鑽進捲簾門開始研究碩士入學攻略。

研究的過程非常失望。我坐在G教授的辦公室,周邊找不到任何一個人有能力向我解釋註冊的流程和要求。全義大利語的建築系的網頁上甚至找不到碩士的培養計畫,也沒有人認識念過碩士課程的人。G教授一次興奮地告訴我,他聯繫了一位消息人士,說我在讀的語言學校的文憑是大學認可的。我驚慌地問,那我應該在什麼時候註冊呢。他說你再等等吧。

暑假就要到來,G教授又帶來了新消息。他說碩士註冊需要繳納學費七千歐元每年。我更加慌張地問,沒有獎學金嗎。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建議我放棄碩士課程,改讀博士學位。這是不收取學費的正軌課程,他補充道。我茫然地說,沒有碩士學位,我能達到智慧大學博士招生的錄取要求嗎。G教授用我聽的半懂不懂的義大利語解釋了一通,最後說,你可以。
3

我後來想起在二零零七年春末夏初,混跡羅馬街頭的那個渾渾沈沈的自己,感覺生活像在玩一個場景絢麗、情節鬆散的RPG遊戲。這個遊戲外包裝精美,讓我在上海對其憧憬無限。打開一看沒有說明書,遊戲場景從掉進一個捲簾門開始,之後就無法中斷,只能磕磕碰碰地向前衝,常常在死胡同中徬徨許久不知出路何方,也有時過了好幾關都不覺得,更加沒有和任何小BOSS交手過。關鍵是,玩了那麼久,身上攜帶的遊戲幣也快用完了,在任何地方都沒有拿到智慧大學頒發的神器。萬一有天,真的讓我站在BOSS所在的大門前,我拿什麼鑰匙開門進去呢。

八月的羅馬非常炎熱。所有的本地人都去海邊度假,所有的遊客都聚集在萬神廟許願池鬥獸場周圍。我走在空空的街頭,狹小街道旁中世紀古建築遮蔽了太陽,周圍死靜的大片陰影讓我常常有種走在空城里的感覺。註冊碩士所需要的七千歐元在我的預算之外,而入學博士更將是一個沒有心理準備的決定。我在CARACCIOLO路上找到一個小超市,囤積了不少全城最低價的SPAGHETTI。有好幾個星期,每天只吃一頓飯,毫無頭緒地盤算著我的智慧大學博士計畫。

九月里情形並沒有太大的改觀。似乎所有八月度假的羅馬人都沒有回來,至少智慧大學建築系的捲簾門仍緊閉著,G教授也沒有信息。終於電話打通,約了一週後見面。他悠閒地問我假期都過得怎麼樣。我說非常好非常好,可是那個博士。他可能擔心我又提一些無人能解答的白痴問題,有些不耐煩地打斷我,問我來羅馬到底想學什麼。

我說對URBAN DESIGN很感興趣。他說那是URBANISMO吧,這個在規劃系教授,你不應該留在建築系。我有些懵,不知道他這樣說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不教城市設計嗎。G教授翻了翻自己的通訊錄,說你應該去找B教授,這是她的電話號碼。
4

我就是這樣告別了這個智慧大學捲簾門建築系,來到了它的規劃系。這個系在我所在的幾年內改了三次名,畢業的時候叫建築和科技和環境系。地址一隻沒有變化,就在FLAMINIA路的最南端,出了POPOLO廣場便是,而且是一處十八世紀宮殿式建築,入口大木門非常氣派,把那個捲簾門比過八條馬路。我在給B教授打電話前演練了很多次,她居然不費力地明白了我的意圖,指示我按要求準備材料,以便參加博士入學考試,並給了我秘書C小姐的聯繫方式。

B教授是規劃博士教學負責人,說話方式很直接爽快,信息量也很大。我放下電話時,已經忘記大半,於是決定直接去拜訪這位C小姐,準備充分後再聯繫B教授面談。

在和C小姐交流的時候,我意識到之前和所有的人的對話中,我都沒有使用過尊稱,包括和G教授。在義大利語中,尊稱用《她》代替《你》,動詞變位也相應改變,於是和C小姐的對話是這樣進行的:

她有沒有去智慧大學學生信息網上註冊?

她?我?

對,她有沒有註冊?

我以為今天來這兒註冊。

她需要先在網上註冊,這兒是網址。

好的。那麼關於博士課程?

註冊完成後我們會通知她考試時間。

考試會考些什麼呢?大概什麼時候進行?

B教授會安排的,請她放心。

學費會是多少?

我這兒不負責,抱歉無法給她更多的信息。
5

C小姐是位和藹女士,不像口風很緊的人。我願意相信她什麼都不知道。回家後,我趕緊拿出地址開始在智慧大學INFOSTUD網上興沖沖地開始填寫註冊,以為很順利,但在第一頁就卡住。它提示我需要填寫個人稅號才能繼續。我湖縐了幾個都通不過。問了一位剛認識的中國學生,她說你死定了,稅號需要帶上居留證去稅務局申請。你剛來義大利吧,第一張居留證需要等十個月才能拿到,所以你就等著吧。

我傻眼了,想想自己千里迢迢玩這破遊戲到這地步,無聊就算了,還這麼驚悚。一位義大利朋友S聽說了這事情,告訴我給他打工的F小朋友是填表達人,讓我來他的工作室找F。

F在智慧大學念本科,五年制的學科安排,他這已經是第七年了,據說是一個優秀有天賦的學生,興趣在平面設計上。他聽我結結巴巴地說完問題,不緊不慢地讓我告訴他姓名和出生日期,然後填到一個類似軟件破解網站,bingo,跳出了一串字母➕數字。我將信將疑把這串神奇的數字填進去,很順利地過了。F又順便幫我解決了幾個問題,很快告訴我註冊完成了。

我問F註冊完成是什麼意思,他說你現在是智慧大學的學生了。我說不會吧,難道不需要考試嗎。他說考試決定你讀什麼系什麼專業,但是註冊成功後,你已經是智慧大學學生了。

朋友S告訴我,在義大利讀大學是公民權利,也就是說大學不能拒絕公民受教育的權利。向我這樣不遠千里從馬克波羅度假地來的人,更加歡迎。

那豈不是人人都能在智慧大學註冊?我問。

是啊,他肯定道。

那智慧大學的註冊學生豈不成千上萬?教室怎麼放的下。

放心吧,這些註冊的人從來不會同時出現。你看F,他念了七年還沒有畢業。嗨,F,那幾年你去哪兒逛了。

F毫不害羞地說,我應該比L快吧。唉,L,你是不是讀了九年才拿到文憑。

L是工作室最年長的,他說,你們別嚇唬新來的。Y,你一定要在一年內念完碩士。

我說我改讀博士了。

L說,那你完了,在這兒和我們混三五年吧。
6

我已經受夠了打擊,不是十分相信F關於註冊完成的話,又去找C小姐,並給她看註冊成功的確認郵件。

C小姐說很好,但是她還沒有繳納註冊費,所以我這兒什麼也不能做。

我傻傻的說,B教授不是說博士課程免費嗎。

C小姐想了想說,學費沒有,但是她還是需要繳納註冊費的。

我心驚膽顫地問數額,C小姐說她應該去智慧大學校園的博士秘書處。

我驚奇地問,難道這兒不是嗎。

C小姐反問我,她從來沒有去過智慧大學本部嗎?

我這才意識到地圖上一個標著CITTA UNIVERSITARIA的超大街區,就是智慧大學的本部。在羅馬為了念個智慧大學,東遊西逛了這麼久,我居然從來沒有進去過它的校園。

對於習慣了中國圍牆式大學的我,這個本部校園才滿足了我對智慧大學的各種憧憬,把我從建築系的捲簾門中所受的打擊中拯救出來。入口大門外一處泉水雕塑,應該象徵著智慧的源泉長長流淌生生不息吧。進去正對著大禮堂,禮堂後一處開闊的四方草坪,對面擺放著工程館和數學館。屋脊軸線中嵌了一位女神頭像,這就是傳說中的智慧女神吧。上方刻了一行字,STUDIS URBIS。嗯,這應該是URBAN STUDIES的意思吧。

很久後F糾正我,說這是學習文化的意思。沒有文化真要命,連校訓都弄錯。

我感覺遊戲到這兒應該快過第一關了,現在最要命地是搞清楚註冊費要多少。我找到了博士秘書處,說明來意。接待小姐好心地問我,有沒有CAF的證明。

我瞪大眼睛問CAF是什麼。

小姐笑咪咪地告訴我,她可以去CIAO問問。

CIAO?我更糊塗了。

對,這是一個專門協助外國學生註冊的機構。就在大禮堂背後。

看來還有兩關要過,我就知道事情沒有那麼容易。
7

CIAO是一個轉門協助外國學生註冊的機構沒有錯。作為一個智慧大學的機構,它和羅馬其他很多機構一樣,每個星期只有某幾天的某幾個小時內工作。我有的是時間,按照日程安排,在相應的地方等到一位接待來訪的工作人員。這名明顯是學生假扮的工作人員很熱心,向我解釋CAF的作用。我聽了半天,搞清了在智慧大學,所有的學生按照家庭收入情況繳納註冊費,而CAF是證明家庭收入的地方。我明白了,謝謝她。

CAF的開放時間同樣奇葩,而且任何地方都查不到。我碰壁幾次後,終於得以接見。一位和藹可親的老爺爺問我能為她做什麼。我說明情況後,他開始思考,然後說,我能查閱所有義大利家庭的年收入情況,但是她的家庭不在義大利,我無能為力。

我也早有準備,說可以提供家庭年收入證明,並不失時機地從包中拿出一份文件。

這對我來說是中文,他對自己的雙關玩笑很得意。

我忙指指自己附的翻譯文件。

算了,他說,如果她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出具一份文件,證明她的家庭收入在最低一檔。

我很開心,最低一檔的家庭收入對應最低額度的註冊費。

老爺爺把簽署好的文件給我,說以後中了LOTTO要告訴他,他可以更改為最高檔。

我很真誠地問什麼是LOTTO。

LOTTO就是LOTTO,她去買一次就知道了。老爺爺送我出來。
8

我又回到那個氣派又智慧的大學博士秘書處,拿出銀行卡,準備支付註冊費。

註冊費在銀行支付,我會收到確認單,接待小姐這次冷冷地說,CIAO應該都解釋過的。

二零零七年十月底,我繳納完註冊費後,再次聯繫了C小姐,詢問博士課程考試的事情。

可是已經考過了啊,C小姐說,難道沒有通知她嗎?

我眼珠都快掉出來了,說我一直在等通知啊。

C小姐並不著急,說請她聯繫B教授吧。

我昏天暗地地撥打B教授電話,感覺遊戲在馬上單挑BOSS的時候突然斷電,於是丟失了所有紀錄。

B教授在電話中肯定地回答,她已經被錄取了。

我有些風中飄零,她?我?

對。

可是我沒有參加考試啊。

B教授不是那種愛開玩笑的人。她解釋到,這次填報規劃的外國學生免考,四個全錄取了。C小姐會給她發通知。

我擔心說太多廢話,她會改變主意,連忙感謝掛斷了。

那是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初,我抵達羅馬的七個月後。在這七個月內我做了兩件事,開口說義大利語,讓自己成為了智慧大學規劃系博士候選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