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一月,我的导师看了我的论文初稿对我说,拉丁谚语中有一句,想法有了,表达自然就会伴随,这句话不一定总是正确的。

我的导师总是用此类方式批评我的论文写作。他从来不说,你写的太差劲了,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但是他会说,你是建筑师,你写的每个字就是一条线,你会把带错线的图纸交给你的业主吗?

他还批评道,你写的论文就像你在论文中批评的浦东一样,堆砌很多通用或流行词藻,但是完全不顾及词汇和语法之间的关系。

他最后说,你的每个词必须准确,不可替代。

导师接受差劲,但是不接受谎言。他后来相信了我常常一整天在工作,其实没有写出一个字。

当他说想法来了表达自然出现的时候,我想起了在我读大学学设计的时候,我的学校是一个有名的培养’有想法没手法’建筑师的地方,中国人喜好把总结放在末尾,而且百分之百涵盖整个句子的意思。这提醒我在写作上,还是一个没有毕业的留级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