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09年的电影刺猬,对围棋的认识又深刻了一层。导演借助女主人公之口,比较围棋和象棋的异同:

象棋需要通过杀死对方的棋子直至一兵一卒取胜,而围棋则需要让自己好好活着,同时也要让对方好好活着。

我曾经以为围棋相比象棋的特殊处在于,每一颗棋子放入棋盘前都是平等的,而在对阵势态中的重要性决定了个体的价值,而这价值又是个整体密不可分的。象棋棋子讲究出身论,尤其中国象棋为甚。谚语说’小兵过河帅大车’,但是基本上它摆脱不了炮灰的命运。国际象棋中兵到了底线就可以变成任何棋子,倒是应征了某某说的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围棋中就公平很多,每个棋子参加战斗之前都是兵,而画龙点睛的那几手无疑是统领全局的,而这种位置大多是双方攻防要地,改旗易帜时,双方你起我填,曾经的统帅大多到不了终盘就’身先死’。这几乎是历朝历代战争的缩影。

‘好好活着’却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这场交锋。象棋终盘双方杀得孤家寡人上阵,一代王朝陨落;围棋终盘则建立一个新秩序,其变化万千不输如今国际政治。’好好活着’是为了在这个正在形成的新秩序中找到自己角色,也是在其中长盛不衰的处事哲学。活着很简单,只要有一口气,或者说只要有两口气。新手上阵,开局就封堵对手,抢争些蝇头小利,每活一口气都在封堵对方的气;高手上台,双方虽你来我往,却并不近身,何处为死局何处为生地何处为关中何处为江东,这些都是好好活着必须清楚的内容,然而天下从来不是一家,如果能通过让别人活着而使得自己活的更好,这才是围棋所不同之处。

如果说象棋和围棋有什么相同点,打开棋盘就知道了。无论地块如何划分,资源总是有限的。在象棋中,将死对方意味着全部占有这些资源,楚河汉界注定是条临时停火线。而围棋呢?胜者的优势可能只有一目半,但已经足够了。这个世界早已经没有彻底的胜利,一场危机过后,能够从容活下来,而且比别人活的更好,就毫无疑问是赢家。

Advertisements